丰巢收费背后:多家同行早已收取超时费用,甚至存柜即收费

丰巢收费背后:多家同行早已收取超时费用,甚至存柜即收费

丰巢收费背后:多家同行早已收取超时费用,甚至存柜即收费
丰巢智能快递柜超时收费一事已经争论了半个月。 在国家邮政局发布5月13日已约谈丰巢科技公司主要负责人的消息后,5月15日晚间,丰巢在其官方微博丰巢宣布,将用户免费保管时长由原来的12小时延长至18小时,超时后每12小时收费0.5元,3元封顶。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丰巢智能柜并非是第一家进行“超时收费”的智能快递柜,早在2016年,中邮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就已经开始收取超时费用。此后,鸟箱、近邻宝、日日顺乐家、江苏云柜、收件宝等品牌智能快递柜也陆续进入了“收费时代”。 收费之余,中邮速递易、江苏云柜、近邻宝等品牌快递柜普遍存在收费标准不清、不同地区收费不一的问题。有的快递柜则根据使用率来制定免费保管时间,使用率越高,免费存管时间越短,最短超时半小时即收费,引发用户争议。 对此,专家认为,快递柜公司在进行服务定价时应主动联合价格主管部门召开价格听证会,召集消费者代表、专家学者代表等人员共同讨论快递柜的收费与服务标准,只有充分尊重用户,才能让用户认可和有安全感。 多家快递柜企业已收费 5月14日,厦门的梁小姐突然收到了一条关于鸟箱快递柜的提醒信息,显示她的快递已经存放在鸟箱快递柜中36个小时,将收费1元。 “我从2017年搬到这个小区起,鸟箱就开始超过12小时收费了。”梁小姐说,她所在公司和小区均使用鸟箱快递柜,尽管她多次和快递员沟通,拒绝放入快递柜,但多数快递员仍未经她允许将快递放入鸟箱快递柜。 在2015年智能快递柜盛行之前,鸟箱快递柜就已经进入了市场。2016年“双十二”之后,“鸟箱”宣布2016年12月5日后,包裹存放超12小时后,将按照一天一元的标准收取逾期费。 同年,快递柜巨头速递易(现名为“中邮速递易”)也开始试水超时收费,不同地区免费保管时间不同,但超时后,每24小时将收取1元超时保管费用。 2016年“双十一”期间,速递易在五个城市试点,将最长免费存放48小时的快递柜改为超时4小时即收费1元。这一尝试随即遭到了大量用户抵制,在“新政策”实施了11天后被“废除”。 但因不同区域收费标准不同,中邮速递易屡次陷入争议。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有的小区速递易为24小时内免费保管,有的是12小时免费,有的是2小时免费,甚至有个别小区存入即收费。 5月15日,兰州金河家园业主李女士向澎湃新闻投诉称,自己所在小区的中邮速递柜免费存放时间仅为半个小时,超时即收取代存服务费0.5元,往后每超12小时收取1元。 江苏云柜的超时收费标准也并不统一。按照江苏云柜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超时收费方案:全国整体超时收费方案为,快递自入柜开始计算时长,入柜20小时内提供免费保管服务,超时后收费2元,后续收费2元/12小时,10元封顶。以上为全国整体方案,个别网点会有自己的方案,最终收费规则和时间,以网点设置为准。 但据用户网上反映,有的地区超时14小时即被收费6元,有的18个小时被收费。因超时收费封顶10元,江苏云柜也被称为“最贵快递柜”。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目前进行收费的多家快递柜存在收费标准不清的问题,除了中邮速递易、江苏云柜之外,日日顺乐家、富有收件宝、近邻宝等品牌快递柜也实施不同区域不同收费政策。 其中部分快递柜以使用率来制定收费标准。以富有收件宝为例,在长沙地区,市中心区域免费存放时间为24小时,但在人流量较大的小区,则是存放15个小时后即收费。对此,富有收件宝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使用率越高的小区,免费存放时间越短。 5月15日,中邮速递易一名兰州地区负责人也表示,中邮速递易部分地区存在超时0.5小时即收费的情况,因为快递柜免费保管时间是以小区具体使用率来制定,柜子少、使用率高,免费保管时间就会降低,督促用户尽快取件。 学者:快递柜定价应召开听证会 5月5日,丰巢科技发布公告,对外披露了丰巢并购中邮智递的交易框架。数据显示,目前丰巢快递柜市场占有率约44%,中邮速递易快递柜市场占有率约25%,在两大快递柜巨头合并后,意味着将由近70%的快递柜实施超时收费,似乎标志着快递柜行业将全面进入双向收费时代。 但在收费之余,该如何进行合理定价以及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首先要保证消费者选择权,“虽然消费者和快递柜之间没有合同关系,但快递柜与快递公司之间有合同关系,作为服务提供方,也应当保证消费者的选择权。” 他表示,获得消费者同意可以有两种方式:一是默示同意,明示反对,即若无明确反对就可视为同意放快递柜,这种方法便利快递员;二是明示同意,默示反对,即消费者若没有明确表示同意将快递放入快递柜,就可以退订作为反对。刘俊海说,从消费者权益方面来看,快递柜应当主动实施第二种方式,快递员在放入快递柜前,需先经得到消费者同意。 关于快递柜收费标准,刘俊海也早有关注,收费标准变来变去、担心未来收费越演越烈,这都是消费者普遍关注的问题。在此基础上,刘俊海提出两个思路,他指出,如果一个小区里有多个快递柜品牌势均力敌的竞争,价格通常意义上不会违反常理,符合市场需求。但如果出现一家独大或者占有率较大的情况,定价则不能够仅仅按照快递柜服务商的想法来定价。“快递柜公司应当主动有所担当,主动联合价格主管部门召开价格听证会,召集消费者代表、专家学者代表等人员,当面锣对面鼓的共同讨论快递柜的收费与服务标准。”刘俊海指出,只有充分尊重用户,通过听证会确定下来的服务和价格,才能让用户认可和有安全感。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也表示,快递柜在定价时一是要符合市场规律,二是要充分尊重消费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首先应制定完善的收费标准并进行公开公示,充分尊重消费的意见,“不能说服务商想定多少钱就定多少钱,今天说免费24小时,明天就是免费12个小时。”其次快递柜服务费不能将消费者选择权放在快递员的自觉身上,而是应当通过技术手段建立一个让消费者选择快递是否放入快递柜的机制。 刘俊海认为,目前针对丰巢快递柜所产生的一系列争论,实际上也是快递柜行业所存在的四大问题,重创新轻诚信、重快捷轻安全、重效率轻公平、重发展轻规范。“先跑马圈地不收钱,等占有率高了后再突然开始收割用户,这肯定不能被消费者所接受,我觉得这种重利轻义的商业模式应当终结了。”他认为,应当以这次丰巢快递柜的争论为契机,规范快递柜行业的发展,服务和定价都应该做到公开透明、公平合理。

admin

评论已关闭。